相关文章

浙江仙居:消除垃圾焚烧 迈向绿色村居

“咣……”随着铲车臂膀挥动,位于浙江仙居湫山乡杨家村陈上官自然村路边的垃圾焚烧炉轰然倒塌,标志着仙居县湫山乡“拆除垃圾焚烧炉”专项行动正式拉开序幕。

全面拆除焚烧炉 结束露天焚烧历史

杨家村党支部书记戴坚告诉记者“这个焚烧炉是2010年建的,2007年之前村民垃圾倾倒都是没规定的,有的将垃圾扔入池塘里、倒在路边,或房前屋后,2007年之后在溪滩边建了一个焚烧炉,后来才迁移到路边的。”

五分钟后,铲车把垃圾焚烧炉夷为平地,等待在一旁的垃圾运输车司机蒋师傅就把车子上写有“清洁家园 绿色村居”的蓝色箱子放到原先垃圾焚烧炉的位置上。箱子是铁皮制作的,长3.6米,宽2.4米,高1.4米。蒋师傅说:“我原先是在横溪镇运输垃圾的,三个人轮班,两三个钟头一趟,最后把垃圾运到城里垃圾填埋场。现在我们公司把业务扩展到湫山乡来,从今往后也负责这边垃圾运输。”

杨家村的保洁员杨深荣也在拆焚烧炉现场,他正在尝试打开崭新的垃圾箱盖子。他对记者说:“平时,我是三天左右烧一次垃圾,过年期间是天天烧,有时候就先把垃圾翻晒一下,这样烧起来更快,但是很多村民都不肯让我翻晒,说把他们的田地污染。这下好了,我也不用烧垃圾了,不用挨大家骂。”记者看到位于路边的焚烧炉下方就是农田,就是杨深荣所说的翻晒地。

据悉,生活垃圾直接焚烧危害非常大。在焚烧炉直接烧生活垃圾,一般只有两三百度,燃烧温度远低于专业焚烧炉,容易造成不完全燃烧,产生大量二恶英,同时还会产生大量的有机物和颗粒物。除了对人体的影响,直接焚烧生活垃圾对环境的影响也很大。村民徐相根就住在垃圾焚烧炉斜对面,深受垃圾焚烧的烟熏之苦,他说:“虽然这个焚烧炉和我家有20米距离,但是每次烧垃圾时黑烟滚滚,我们都要把窗户紧紧关上,现在有了垃圾箱,相信情况会有所好转,最大希望就是垃圾能及时清运,免得到了夏天,苍蝇蚊子多起来。”

今年1月13日,仙居县召开大气环境质量治理动员大会。会议明确要求,要加强生活垃圾和工业垃圾监管,杜绝垃圾乱倾倒,加强垃圾收集和处置管理,禁止露天随意焚烧垃圾。会后,湫山乡狠抓组织部署,明确工作职责,开展全面拆除清理原有垃圾焚烧炉的专项行动,推动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当天在现场负责拆除垃圾焚烧炉专项行动的湫山乡常务副乡长戴仙红说:“经过统计,全乡共有36个简易垃圾焚烧炉,在拆除之前,乡里组织力量对焚烧炉进行清渣,拆除之后会及时清理周边环境,并用黄土将其覆盖,进行绿化。”

简单二分法 推进垃圾分类减量

“垃圾分一分,环境美十分。”在全面拆除垃圾焚烧炉的基础上,湫山乡还积极推进农村垃圾分类减量。走进湫山乡每个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宣传栏上的生活垃圾分类知识,上面有“垃圾分类歌”“垃圾危害”“垃圾处理”“管理模式”等板块内容,还有摆放在村里的四个不同颜色的垃圾桶,桶上标着“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字样。同时,实行党员网格化管理,在确保每个党员坚决执行的同时,落实每个党员负责一个区域的垂直绿化、垃圾分类等工作。

“虽然农村里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孩子,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跟他们说垃圾分类,只要记牢“会烂的”和“不会烂的”就可以了。”戴仙红说。据调查,农村人均每日产生约0.7公斤垃圾,以蔬菜果皮、厨余垃圾等易腐烂的垃圾为主,约占60%。实施垃圾分类只要把好户头关,就可以实现大幅减量。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出现个别农户分类不到位的情况,为弥补这一漏洞,湫山乡采取了“农户源头分类、分拣员二次分拣”的措施。可腐烂的垃圾就地实现垃圾资源化处理,不可腐烂的由垃圾运输车统一运到县里垃圾填埋场。

在垃圾分类减量处理过程中,终端的建设也非常重要。记者来到溪东村垃圾资源处理中心,几名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干活。戴仙红指着建好的房子介绍道:“这间是管理房,旁边是杂物间、卫生间、垃圾房、机器房。”泥水师傅杨米焕说:“我从去年底到这里干活,由于经常下雨,耽误了工期,现在快完工了。”该垃圾资源处理中心占地2亩,投资150万元,目前处于收尾阶段。溪东村垃圾资源处理中心可以辐射周边村,考虑到雅溪村等偏远山村到溪东垃圾资源处理中心不方便,湫山乡就近建设了7个太阳能垃圾堆肥池。垃圾堆肥是将菜叶、树叶、果皮核等有机质含量较高的垃圾进行处理,将其转化成可利用的肥料的过程。垃圾堆肥后,约三分之二的垃圾成分被转化成肥料可供再利用,提高垃圾资源化率。同时,成为非常受农户们欢迎的肥料,实现垃圾“变废为宝”。

从原先“户集、村收、镇运、县处理”的方式,到户分类、村收集,就地处理,新方法实现垃圾的资源化利用,从源头上减少垃圾的产生,减少了转运、焚烧环节的成本和环境压力。

湫山乡党委书记项中华表示,湫山乡坚持全乡动员、党员示范、全民参与、先试先行的原则,不断提高垃圾资源化利用水平,营造环保、宜居的生活环境,走全乡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道路。(沈芝秀)